徵婚啟事05.jpg 


《徵婚啟事》——「不演」的艱難

撰文/李季紋(作家、樹德科技大學表演藝術系助理教授)


    就我記憶所及,《徵婚啟事》應該是台灣第一個以「預售票」方式行銷的台灣電影。我還記得當時是買兩張套票,送一張CD。究竟這個行銷策略是誰想到的?把「會去看國片的人」與「特別排出空檔去國家劇院看戲,並且提早去購買預售票的人」重疊在一起?

 

徵婚啟事07.jpg 


    而這樣的行銷區隔已成為一種固定模式了。我們會在博客來訂購【我們的。影展】的預售套票,在梅花戲院重新開張的時候歡歡喜喜的去重溫舊夢;看《狄仁傑之通天帝國》則是要捧著爆米花與可樂直接進連鎖影城去衝首周票房。

徵婚啟事01.jpg 


    陳國富老師曾在北藝大戲劇所(當時電影創作所尚未成立)開設「電影研究」的課程,我們幾個研究生不在教室上課,而是每兩周到他的公司,徹夜狂談劇本。(在那門課上,後來真正成為「專職電影編劇」是張家魯,許正平後來也寫了《盛夏光年》。)我跟許正平第一時間跑去看了《徵婚啟事》(CD歸他),也許是當時年齡還小吧?我們卡在那個「空難」的梗上面過不去,覺得是「老梗」,於是也跟著忽略了陳老師在情感鋪陳與調整演員表演所下的功夫。如今再看,竟然已過了十二年,忽然之間,也都「懂」了。因為自己也在當表演老師了,每天都在教小孩「不要演」。

徵婚啟事04.jpg 


    當業餘演員與職業演員並置在同一片段中,而且都是超級大特寫之時;面對幾乎不移動的鏡頭,人們瞬間流露的情感、脆弱、破綻、臉上老人斑都絲毫無法遮蔽之時,我們見證了影像的力量與誠實。我們看到鈕承澤綁手綁腳的侷促、看到金寶具有穿透力的眼神,也忽然了解到為什麼有顧寶明這麼能演的演員卻只拍他的頭頂,還有為什麼要從側面拍陳文茜巧笑倩兮的樣子,還有陳昭榮「那一抹奇怪的笑」的理由。《徵婚啟事》是一部太危險的電影了!

徵婚啟事03.jpg 


   《徵婚啟事》從陳玉慧的小說,改編為李國修的舞台劇、陳國富的電影,到馮小剛的電影《非誠勿擾》已經脫胎為第四代的版本了。如果觀眾是被《非誠勿擾》慧黠的台詞打動的話,那麼《徵婚啟事》打動人的是把所有的偽裝剝開,更迫近人心的東西,我強烈建議大家一定要進電影院一看。

創作者介紹

我們的。影展

CMP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