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無言的山丘
    Hill Of No Return
  • 年  份:81
  • 導  演:王童
  • 編  劇:吳念真
  • 演  員:澎恰恰、楊貴媚、黃品源、陳仙梅、任長彬、文英
  • 得獎紀錄:亞太影展最佳美術設計獎—李富雄、最佳劇本獎—吳念真、新加坡影展最佳女主角獎、第1屆上海影展最佳影片獎、81年金馬獎最佳劇情片獎、最佳導演獎—王童、最佳原著劇本獎—吳念真、觀眾票選最佳影片獎、最佳美術設計獎—李富雄、最佳造型設計—李富雄、中時晚報電影獎評審團大獎、96年明尼亞波斯利泛亞影展觀摩單元、南非開普敦影展
  • 故事簡介 「無言的山丘」描述的內容正值(西元一九二七年左右)九份金瓜石最興旺的時期,也就是早期日據時代一些淘金者追求希望的生活和體驗。 阿助、阿屘兩兄弟是憨厚型的佃農子弟,為了父母的喪葬費只好賣身委曲於地主不合理的長工契約中,終因經不起金瓜石美麗淘金的傳聞,漏夜逃脫長工的束縛而投入整日不見陽光的坑洞中去挖掘他們兄弟共同的希望。兄弟倆隨著淘金的人潮來到了九份,投租在寡婦阿柔的陋屋裡,阿柔是一位有剋夫運的可憐女人,不到六年先後剋死兩位礦工的丈夫,阿柔只好認命地帶了幾個拖油瓶的小孩生活在這座山城裡。阿柔沒有理想沒有希望只知道讓一家人圖個溫飽,於是她從不選擇掙錢的方法,那怕是苦力、雜工、出賣靈肉這都是她生存的方法。 憨厚的阿助看不慣阿柔的生存之道,阿助由無奈中漸漸體諒她生命的真誠,不知不覺中建立了莫名的感情,然而在他們的四週是沒有貴賤與岐視,只有關懷和互助,更增加了阿助和阿柔及孩子間的感情。 山城在淘金鼎盛之期,也是最頹廢最墮落之期,到處佈滿繁榮與奢侈,各行各業群聚在一條狹窄的小街上,尤以青樓林立,酒館接踵而設。 礦坑危險的恐懼並沒有嚇退蜂湧而來的淘金客,每屆夜晚,山腰間的九份街上仍是燈紅酒綠。魯直憨厚的阿屘,在妓院與富美子(來自琉球的女子)相識,驚為天人,從此富美子的形影一直烙印在阿屘的腦中。當時富美子剛來不久尚未掛牌接客,平時和紅目仔在妓院內負責一切打掃雜務,無形中她對紅目仔有一份姊弟的情誼與關照。紅目仔的母親原是妓院的妓女,受盡折磨病逝,紅目仔由妓院女管理員撫養長大,在這種環境長大的孩子,自然懂得逆來順受,善於察言觀色,逢迎他人的習性,遂成為妓院裡的出氣筒和開心果,紅目仔有時又會自認是日本人而擺出高人一等的姿態。紅目仔也曾冀望有朝一日能渡海東瀛到日本去尋找他不詳的父親,於是他也會祝福富美子早日賺足錢贖身回琉球去為父母買艘自己的漁船。 九份已成色情頹廢、道德淪落之城,整個山城充滿著走私、偷金、黑市買賣的風潮,於是日本選派一位學有專精的青年才俊柴田先生來整頓金礦的生產、柴田首先進行嚴格的礦工體查和妓院封鎖式的突檢,然而黃金暗中設法轉送交易更加猖獗,礦工們的抗爭事件迭起。 紅目仔一心想巴結柴田,寄望柴田能幫他達到日本尋父的心願而出賣了妓院與礦工進行黃金交易的秘密,那次的妓院突檢,讓許多妓女多年的血汗存下的一些黃金充公化為烏有,造成好幾個妓女自殺,而柴田並未協助他到日本尋父的宿願落空和他親眼目睹富美子失貞流血痛苦的慘狀,一時氣結憤而殺了柴田。 自從富美子掛牌接客後,阿屘一直關懷著她,兩人淘金的美夢不變,兩人的情意不變,由於富美子接客過度,以致身體益加孱弱,在她契約將屆滿之時,為了報答阿屘的關愛和真情,把一份女人最純真的溫情奉獻給阿屘,富美子那蒼白的面頰上浮出了一股滿足溫馨的笑容,最後經不起病魔的折磨躺在阿屘身上嚥下最後一口氣。 阿助後來成為阿柔的第三個男人,也如同算命者所預言,阿助成為阿柔剋死的第三個丈夫,此時的阿柔已沒有淚水和言語,揹上三塊牌位拎著四個孩子,頂著霧雨落寞地沒有回頭步下這座山城。
創作者介紹

我們的。影展

CMP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